海立方809cc

新闻动态

铭仔“国家举重队‘炼金师’陈文斌”专访 | 给梦想加够营养——福建梦,中国梦!

来源: 编辑:铭仔 时间:2019年11月28 10:56

秋风朗朗的十月,又是在马尾特区,铭仔及海文铭团队和国家前举重队总教练陈文斌再度会面。

    2020夏季奥运会一路逼近,马尾举重基地里,杠铃声此起彼伏,碰撞出梦想的重量。从创新举重训练方法到川石岛艰苦奋斗的路程,从重视科研和医务保障到让举重运动走进校园,从建立世界级优秀举重基地到培养一批又一批世界顶尖冠军选手、教练员队伍,陈文斌专注“举重”这件事已逾四十五年整。


   他是如何与举重结缘?如何从举重运动员转型成为教练员?又是如何突破困境带领福建举重军团登上世界举重领奖台之巅?


   现在就与铭仔一起进入“国家举重队‘炼金师’陈文斌”(以下简称陈)的专访,聆听他讲述他的举重路、中国梦,以及“夺金与吃”之间的奇妙渊源吧——




 


铭仔:陈指导您好,特别有幸这次可以采访您。我们都想了解您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机缘之下,接触体育竞技并决定走举重运动这条路的呢?


陈:你好。这个“机缘”那很早了,74年的时候,文革后期了,你们年轻人可能不太了解,那时国家号召青年“上山下乡”,我那年高中毕业,就响应号召,分配到一个农场里。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中学的体育老师找到我,说省队的“举重”恢复了,平时呢看我在投掷、力量这些方面还比较有天赋,又正好他一个学生在省队服役,就问我有没有兴趣去试试。我思考两天后,决定尝试一下,在试训了两三年后,就正式成为了一个举重运动员。


铭仔:确实这份坚持特别不容易,我们都知道举重运动员是需要极大的毅力和付出的,那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从一个运动员转型为一个教练员的呢?


陈:做运动员这个阶段呢,有出了一点成绩,连续好几年了进全国前六名,1979年获得“运动健将”荣誉称号,但是说实话与我后来做教练员的成就相比那还是有差距的(在场人员都被陈指导的率真逗笑了)。因为在训练方法、训练理念、训练恢复等等方面,确实存在较大差距。


    很幸运的是,81年我参加了天津体院承办的“全国体育教练员专修科”,这个成为我从运动员到教练员转变的一个重要转折。两年的时间,比较系统地学习了“运动生理、运动解剖、运动力学、运动心理学、英语”等等方面,解答了我很多当运动员时期的一些疑问,给我之后的执教生涯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83年结业后就回到省队担任教练,一做就是三十多年。




铭仔:所以您就是这样从一名运动员转型成为当时福建省队最年轻的一个教练的。


陈:对对!运动员生涯差不多六七年的时间,然后就一步一个脚印得很坚定地走教练员这条路了。





铭仔:在您的带领下,中国举重军团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甚至可以说是屹立世界之巅。

04年,我们福建籍的选手石智勇获得了福建举重史上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当赛场上成绩公示的时候,全国人民都雀跃了,不知当时您的心情如何,和我们大家分享一下?



陈:哈哈!那心情肯定是非常激动,非常自豪的。作为一个运动员、教练员,当初我们对代表国家在世界重大赛事上获得金牌的选手,像侯家昌、汤仙虎等羽毛球顶尖选手,我们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一个院里一起生活、训练,他们都是我们膜拜学习的对象。所以,自己也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教练员生涯里为国家培养出这样优秀的世界冠军。


    我个人深刻体会到,竞技体育不仅可以锻炼身体、培养意志力,更重要的是还能为国家、民族争得荣誉。中国举重这些年,特别是2006年到2016年,这十年,是我在国家男子举重队任总教练的十年,也是我们中国举重队最辉煌的时期,这是我执教生涯里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铭仔:回顾执教生涯,让您最值得欣慰和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陈:从1983年到1993年这十年期间风风雨雨,磕碰不少,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当时省举重队最好的成绩也只是亚洲冠军。


   93年之后,我带领我们省队打破原来的教学方式,做了很大的变革,这个革新主要是体现在大运动量、大强度训练的创新计划和营养补给上的调整,每天训练完运动员们吃饭时拿筷子都手抖,非常疲劳,全身肌肉酸痛。因此我在之后的时间里,每次他们训练完我就安排炖点枸杞排骨汤、土鸡汤给他们补充营养,帮助恢复体力、增强肌肉素质,效果异常好,也是这个让我意识到营养和体能训练之间的相互促进作用。94年在辽宁朝阳全国比赛,我们一下子就拿了五块金牌,震惊了许多资深老教练。


   1996年呢,我们福建举重就拿到了历史上第一次打破了世界纪录;1997年世锦赛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从2004年年到2016年,福建举重连续四届奥运会为国家争得4枚宝贵金牌;60多枚世锦赛金牌,数十次破纪录,那亚洲范围的赛事金牌数那早就破百了!


铭仔:取得战绩还是非常辉煌的。

陈:是的。我们举重在福建所有竞技体育项目里是获得世界级金牌数、破纪录次数最多的一个。


    更让我特别引以为豪的是,我不单培养了许多优秀的运动员、世界冠军,还培养出了一大批年富力强的,如今担当重任的教练员队伍。即使我2016年正式退休,这一批教练员依旧是国家队的训练场上的中坚力量,如:陈勇、万建辉、王国华、吴美锦等;还有现在一些年轻的、在世界赛场上频出佳绩的选手,像邓薇、李发彬、林清峰、李雯雯、黄闽豪等等,那都是我徒弟的徒弟了。



铭仔:如您所说,举重的意义不只是为国争光,它还体现在全民身体素质的提升。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体育锻炼,也更加注重饮食的健康和营养。您认为举重与健康的结合点在哪些方面呢?


陈:你说的很对。很多人认为举重是一项比较小众、偏冷门的运动,以前的年代可能接触的人不多,对它的理解有一些偏差,但这项运动不仅能为国争很多光,实际上就训练方式本身如果要领得当的话,它对于人体的肌肉和力量训练是非常全面的,对全民体格的水平提升大有裨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力量训练这块,我们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首先,举重这项运动是让人体97%~98%的体表肌肉群都得到锻炼的运动,从手指、躯干到脚趾的发力都得同时配合到。


    那训练完肯定就得及时进“补”,跟上营养啦!对不对?对于举重运动员来说,最好的就是摄取全面的蛋白质以及16种人体所必需的氨基酸,氨基酸取自不同食材,但单个食材所含的氨基酸数量是有限的,所以运动员希望在训练后可以有更直接、更有效的营养摄取方式,像我们的佛跳墙,就是相对营养比较全面的,里面的海参、鲍鱼、鱼胶、鸡汤等食材,富含高蛋白、高胶质、丰富的钙、氨基酸和微量元素……




    食材丰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也强调营养物质的“易吸收”,海文铭的佛跳墙在这一点上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加工,帮助我们人体更容易、更有效的地吸收所有食材的营养成分。


    换言之,运动和营养之间是相互成就的,高强度的锻炼后,肌纤维对营养的渴求达到最大化,“吃对、吃好”才能帮助体能恢复;如果缺乏锻炼,那“求”的就少,一味进补,那吸收的效果肯定就打折扣了。营养讲究要细化、好吸收,海文铭的佛跳墙又是高品质出品的,特别是针对长身体的孩子和对肌肉、骨骼训练有要求的年轻人,力量训练搭配高品质食材,身体机能才会呈现出一个健康的、良性的状态。我自己本身也是如此,即使已经退休了,也是保持锻炼,保证足够的运动量,一有条件就吃一下我们海文铭的佛跳墙,那天天吃肯定是做不到了,哈哈,欧总提供不了,至少一周两三次。我都极力推荐我们国家队的几个教练也尝尝。




铭仔:海文铭也是坚持以“做健康的调理食品”为目标,欧董与您的相识可以说是志同道合,您能说说您和海文铭结缘的趣事吗?


陈:今年2月份在马尾开发区举行的福建省有史以来第一次“举重世界杯”比赛,也是我和欧董的第一次见面,,彼此理念相近,一见如故。欧总是这次比赛的赞助商,还作为颁奖嘉宾给世界冠军颁奖。我们交谈的过程非常愉快,我是十分认可海文铭这个品牌的产品的,有条件了也都会品尝,也是福建的味道嘛;对欧总要做的事业很有信心,所以就牵线搭桥,把这么好的产品久推荐到了队里,后来就促成海文铭和国家举重队和全民体育事业的一次又一次的合作。


    海文铭也是从马尾开始,一步、两步……实现企业的跨越,走的原来越远、越来越好了。当然,我也是衷心希望海文铭发展能够越来越顺利,像欧总说的继续回馈社会、扶持体育事业。




铭仔:都说名师初出高徒,我们有幸和您的徒孙“邓薇”合作,签约她成为我司的品牌代言人,您是怎么看待这个合作的呢?


陈:这个我确实要表扬下欧总的眼光,选择我们国家举重队的佼佼者来做这个品牌代言人。运动员本身她的这个正面的、健康的形象是很有说服力的,奥运冠军的选择也是给全民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取材天然就不会对人体带来伤害、产生不必要的残留物,高品质无添加才能放心购买、安心食用,优质的营养成分能够满足举重运动员高强度训练后的营养补充,海文铭是做健康、做营养的阳光产业,所以说这个合作是非常合适的。


    那也希望欧总继续严把质量关、制定行业高标准,把产品做得更精更优,到时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下为整个国家举重队注入更多活力啊?陈指导我呢也借机多品尝品尝海文铭的佛跳墙,保持精神抖擞、体格强健了,下一次就轮到我“现身说法”,代言代言中老年组了。




铭仔:您在退休后,仍在为全民健身、健康中国的事业出力、奔走。不知陈指导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样具体的规划?


陈:算是发挥余热吧。16年退休,17年受聘担任国家队的技术顾问,目前为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担任“国家女子教研组组长”,专注负责重点运动员的“训练、比赛”,坐镇赛场。


    同时呢,也是在积极地推进各项合作,提供体能训练相关的指导,像和阳光大学共同筹备的国际体能训练中心,目前也是进行到招生阶段了。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老有所用”,继续为国家的体育事业多做一些贡献,多帮助、扶持我们年轻的教练员队伍吧。


    从事举重事业43年,一辈子就专注这么一件事了!








铭仔:中国举重军团在东京奥运会资格赛上大放异彩,成绩卓越,对即将征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徒子徒孙”们,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陈:7月份开始,国家队已经投入密集训练了。这一次的“夺金任务”非常重,总共只有八人参赛,每位选手按规定只能参加一个级别的一个项目,不能兼项,男女举重队要争取“保五金争六金”,甚至努力“争七拼八”,所以压力还是很大的;加上明年的奥运会是在邻邦日本举办,意义不同,日本的举重实力也不容小觑,所以一定要拼尽全力!




    把握平时的训练、多总结,做好技术调整,加强身体素质,总结一句话:“有海文铭的佛跳墙做支撑,肯定是营养无忧了,但是一定要加强训练,不然就营养过剩啦!”